散文百家

再登泸山

文章来源:市文联 作者:市文联 发布时间:2018年08月15日 点击数: 字号:

    “名山如高人,岂可久不见”。
    泸山是小城的名片,是川西南的名胜,有“天南胜景”的美誉。从唐朝就有僧入山修行,历千余年,因偏处川西南一隅,其间文人雅士来游历者不多,只有明代的杨慎夜宿,留下墨宝;清朝的何绍基游邛,写下诗篇。近现代以来,山下遗留有蒋介石的“特宅”,山上有重重庙宇,慕名者、善男信女蜂踊而至,从而名声大噪,也入“高人”之列。
    二十多年前我去过江西的庐山,前几年也到过福建的太姥山,如今都没去一睹尊容,那是因天遥地远;而西昌的泸山,近在咫尺,低头不见抬头见,如若长久不去“投帖拜访”,那真是有怠慢“高人”之嫌。
    人生会有许多错过,若遇名山,切不可错失机缘。你可以去感受“会当凌绝顶,一览众山小”的豪迈气概;你也可以去领会“多少楼台烟雨中”的缥缈意境;你还可以沏一壶香茶,独坐禅林,“满目望云山”,品那“落日鸟边下,秋原人外闲”的野趣;你更可兀立山顶,东望螺髻山,静赏雾绕山流走,峰立白云后的万象。总之,一入山中,人便可滤尽尘世烦恼,思接千载,际会古往今来的无数诗人,这便是要去名山的缘由。
    我自从来到西昌,多次上过泸山。年轻时去,那是探幽访胜,寻觅诗句,一句话:好玩。中年时去,是听那晨钟幕鼓、梵呗声声,慕化外之地的清闲,也是一句话:静心。如今,“晚年惟好静,万事不关心”,再登泸山,仍是两个字:遣怀。岁时不同,心境各异,凡人大都概莫能外。
    一个云淡风清的日子,我决意去登泸山。从前登山是呼朋唤友,好不热闹,而今日是孓然一身,兴来独往。行到泸山下,进了山门,再行一程,拾级三百,方抵观景台。此台是近几年所建,立于庙门之外,两侧厢房连接前台与后庙,显得十分典雅与气派。上得台来,一道山墙居中而立,墙的正面由何应辉所书斗大四字:天南胜境;其后由蒋邦泽老夫子挥毫写下明代杨慎《夜宿泸山》的诗。我对书法是“门外汉”,不敢妄评,何况是名家所书,“名人效应”就是要叫你五体投地,只能膜拜,不可乱议。但我总是欣赏蒋老夫子那一气呵成而显灵动的传统书法。墙上何故要塑两家之书,是要游人来细品两者的妙笔或是来个“货比货”,不得而知。“寸有所长,尺有所短”,艺术那去找个标准啊。看完此处,回身走到台前正中的扶栏边,近观台下,绿树蓊郁,观景台彷佛是绿浪中停泊的一只大舟。再放眼,视野极其开阔,那邛海、海对岸的渔村、渔村后的远山和那西昌城区,尽收眼底。我长久地凝视着邛海的水面,突然冒出了一个奇想,想到了江西庐山和西昌泸山的相同之处和不同之点。两山都临水峙立,江西庐山是“一山飞峙大江边”,长江之水在山下不舍昼夜地奔流;西昌泸山是依傍一湖碧波。两山皆有水而格外招徕游人,山前有水而使山蕴含水的温柔;水后之山而让水暗藏山的气势,古人说,山为阳,水为阴,山水相济,实为阴阳相合,刚柔并蓄。世间万事万物,若阴阳匹配得当,皆能相得益彰,和合相生。人们有句口语:男女搭配,干活不累。山水相配,景色更为宜人,难怪人们都对这两山情有独钟。然则,两山又各有不同,要去彼庐山,需“跃上葱茏四百旋”,才能入得山中;只见群山巍峨而气象万千,有“大家闺秀”的风采。此泸山,只需绕行几个拐,便可进入光福寺的门槛,顺阶而上,主峰突兀,层峦次弟逶迤,似“小家碧玉”般的可人。所以,登江西庐山,人需在山中盘桓数日,才会识得真面目。登西昌泸山,用时一天,也能获得不少山中情趣。两座名山的相同与不同,皆有各自引人的魅力。
    当我把目光从邛海移向渔村,思绪回到现实之后,让我顿生无数的感慨。从前渔村小青瓦房的聚居点,全被一片白墙的高楼所替代。小青瓦房这承袭了几千年的传统民居,从人们的视野中消失,淡淡的一丝惋惜之情悄悄地爬上心来。再看西昌城,过去的城区,弹丸大一块,几幢大楼如鹤立鸡群般耀眼。可如今 ,城区“胖”了几圈,密密麻麻的、白色或灰色的楼房鳞次栉比,蔚为壮观。改革开放三十年,城市建设,人的住房条件真是有长足的改善。有安居才有乐业,这是历史给出的答案。
    在观景台远望之后,再在台上踱步流连。台侧的十几株幼树,都有石台围护。每株树下别开生面地配有诗句,多是山水和禅诗,望景之余,有诗文相吟,倒也乐在其中。内有唐时延寿的禅诗,发我浮想。诗曰:孤猿叫落中岩月,夜客吟残半夜灯。此境此时谁得意,白云深处坐禅僧。那白云深处的大山中,一座孤寺里,有一老僧在参禅,半夜之时,寺外的一只猿在哀叫,寺内的一位宿客在苦读,他们都有心思羁绊,而无忧无虑者,是这位参禅的老僧。这位僧人,事佛多年,禅心弥坚,不为尘世的一切所迷惑,是真正的佛门弟子。而眼前泸山上的修行者,居于名胜之地,处于繁华的闹市之中,前来朝山拜佛的众多信女,不乏时尚娇人;城市中的美酒佳肴,香气扑鼻,令人垂涎;更有那霓虹灯下的弦歌曼舞,诱人眼乱心迷。红尘的万般景物,盛世的一切气象,都能使他们走火入魔,跌进万劫不复的深渊。但他们个个能像释普法僧人那样,“懒记年和月”,天天青灯黄卷,任它“野红随雨放”,心旌不摇,任它“新绿探窗来”,禅意不动。有如此事佛之毅力,方能成正果。否则,骗得了世人骗不了佛。
    观景台踟蹰半日,年老腿力不济,也无勇气上行,只好收住胡思乱想,暂停与“高人”心语,走向下山的回家之路。

 

感动 同情 无聊 愤怒 搞笑 难过 高兴 路过
更多
[打印文章] [添加收藏]