散文百家

买枪记

文章来源: 作者:马海子秋 发布时间:2013年06月06日 点击数: 字号:

 
  每次在成都火车北站候车,因为还有时间而在车站周围闲逛的时候,总能在天桥上和路边的摊子里看见一些藏族妇女,面前摆着一张贴满枪支照片的纸张,坐在那里等候买主。起先我总是纳闷这些照片到底是玩具枪还是真枪,如果是玩具枪的话为何只摆一些照片这里?把实物拿出来不是更好卖?但我想事情不会这么简单的。但是如果是真枪的话,她们又为何敢在这人流居多的地方明目张胆地销售?每次从天桥上路过,我总觉得这些人和这些图片都很神秘,看见的次数多了,渐渐对这些成群的藏族妇女和她们面前的这些照片有了兴趣,想探究一下她们卖的东西究竟是什么。
  于是,又一次在成都火车北站的天桥上经过的时候,我停住了脚步,向坐在那里用藏语交谈着的妇女们走了过去,我指着一个女人前面一把狙击步枪的照片,问:“这个多少钱?”
  那个藏族妇女用不太流利的汉语说:“这个是一千四百块钱的步枪,你要买一支吗?”
我说我先看看,然后仔细观察了一下这些图片,这些照片里什么样的枪支都有,手枪、步枪、军用狙击步枪,还有什么德国式步枪、AK47步枪等等,很多照片里的枪支是我在电影里都没有见过的款式。我小心翼翼地问:“这些枪是玩具枪还是真枪啊?”
  那个藏族妇女咯咯地笑起来,“这些枪都是仿真的,跟真枪一模一样。”然后她向前俯了俯,压低声音说:“但是如果你要真的,我们也有。”这使我很惊讶,竟然还真有真枪。
然后我问:“那这个仿造的枪用来干嘛呢?”
  她说:“这个枪呀,用处多着呢!用来打鸟啊野鸡啊!还有兔子獐子这些都可以打,这个枪威力很大的,只要你打中了,兔子獐子立马就死。”
  “那他装什么子弹?”
  她从衣服口袋里摸出两三颗球形的铅弹,放在我手上,“这个就是子弹。”
  我用手轻轻量了量,这子弹还有点重,放在枪里射出,威力肯定不小。
  “那这个枪如果打在人的要害处,真还能打死人啊?”我问。
  “这个当然,不能对着人打的,它的威力太大了。”
  “那这个是属于政府管制的刀枪啊,你们在这里卖,没人管吗?”
  她又咯咯地笑起来:“所以就只摆照片了。”
  然后我指着最先指给她看的那把狙击步枪,说:“你这个能不能少一点?”其实我并不真想买枪,只是想看一看这些仿真枪到底是什么样的。
  “这个没有少了,这个是仿造美国军用的狙击步枪,款式好看,威力也很大的。”
  “可以先看一下枪吗?”
  “价钱谈好了,我就带你去看吧!”然后她突然从裙底摸出一把手枪,很熟练地拉了拉套筒,递给我,“这个就是仿真手枪,你看一下,跟真枪一模一样的。”我看看四周,不敢接枪。
  她说:“没事的,你就拿在手上量量看,和真枪没啥区别的。”
我也很好奇,就把手枪拿在手里看了看,感觉还挺重的,我没拿过真枪,但我想真枪或许也只有这么重吧。
  “再少一点吧!”我想以谈价钱的借口看一看真货,如果价格真能少很多的话,我还真想买一只回去藏在家里,有空时上山打鸟。而且我想,就算一会儿她叫我跟她到什么地方去看枪的话,我想她一个妇女人家,也不会拿我怎么样的。可后来的一切证明,我的这种想法是错误的,这个偶尔咯咯微笑的藏族妇女背后,原来还有很多隐藏在暗处的群体,我跟这个妇女多说一句话,就是与危险靠近了一步。
  最后我们以六百块钱的价格谈好了,她说赠送五十发子弹,然后她收起前面的照片,跟我说:“走,我带你到我们老板那里去看货。”
  我跟在她后面,向荷花池的方向走去,一路上,她不停的打电话,她说的是藏语,我听不懂,但我想意思差不多就是跟她的老板说“有人要买枪,我现在带他过来看枪了”之类吧。到了荷花池的入口处,她挂了电话,回头对我说:“我们老板在动物园那一带,我们坐个车过去吧!”
  “你这里没有货的吗?”我问。
  “我只是在这里负责销售的,真货在我们老板那里,这里人那么多的,他不敢拿到这里来的。”
  这时我有点犹豫了,我钱包里还有两千多块钱,一会儿如果到了那里,她带我到她所谓的老板那儿,然后来几个人拿着一把明晃晃的刀子架在我脖子上的话,两千多块钱被抢不说,能捡回一条命回来都算幸运了,于是我说:“既然你这里没有真货,那就算了吧!我坐的火车马上就来了,我就不过去了。”
  说完,我欲转身离开,她止住我说:“动物园离这里很近的,坐车过去要不了多久的。”我说还是算了吧。她就说:“那你等一下,我打个电话给老板,看他能不能把货带过来。”
  然后她就站在那里打了几个电话。没过多久,出现了一个藏族男子,但是两手空空的,什么也没带。他跟和我一起的妇女说几句话之后,转身细细打量了我一下,用汉语对我说:“就是你要买枪吗?”
  我说:“是的。”
  然后他就带我到荷花池入口处右侧一个楼梯边上,对我说:“我们老板现在正赶过来,你要在这里等一会儿。刚才叫你去那边看货,是你自己不去的。现在货已经用纸箱和透明胶封好了,到这里以后是不能看的,因为这儿人太多了。”
  这时,我有点后悔被自己的好奇心驱使着卷入这是非的交易里了。早知这么麻烦的话,我都不跟着妇女一起过来了。但是现在走掉的话,又不好抽身了。
  我们三人就站在那里等。过了一会儿,又来了两个人,皮肤黑黑的,都是藏人。其中一个长得人高马大的,戴着一顶帽子,胸前一串鹌鹑蛋般大的红珠项链。另一个有点矮,却很结实,看人的眼神有点歪斜,一看就知道不是什么文明人。他们四人就站在那里用藏语交谈着。后来我才醒悟,那第一个来的男子,或许是来探路的,想探究买主是不是警察。后面来的那两个,是和第一个一起监视买主的,以防买主跑路,交易失败。
  站了一会儿,那个矮个的先走了。我跟着其他三人从荷花池入口处出来,走到路边一门市旁边的楼梯拐弯处,这时,那个女人也走开了,就剩下那个人高马大的大块头和最初来的那个男子。这楼梯两边很长一排都是服装店,正是天桥过来路边最繁华地段,来来往往人流很多,楼梯上面二楼以上也是一些店面,上上下下的人很多,但走到拐弯处的时候,这些上下楼梯的人难免看上我们三人一眼,那眼神似乎有点怪异,又似乎是想尽量避开我们远离我们的眼神。我想这里那么多人流动的地方,他们也不敢拿我怎么样,所以我就跟着他俩站在那里。其实这时候,我就算想走,他们也不会让我走了,那架势已经是骑虎难下的地步了。
没过多久,矮个的抱着一包用纸箱和透明胶封着的东西来到跟前,他后面跟着一个彪形大汉,手上戴满金银戒指,胸前也是一串黄金项链。矮个的说:“这是我们的老板。”我点了点头,矮个的把东西递给我,说:“这是你要的货,拿钱来!”
  “可以打开看看不?”我说。
  “打开?”那矮个的恶狠狠地说:“你找死吗?这么多人在这儿,你敢打开枪看看?你要想打开也在我们走后,你自己找死也就是了,别把我们牵连进去。反正我们保证里面的东西就是你想要的货。我们还给你免费配备了一副红外线瞄准器。现在快拿钱来!”
  我战战兢兢地从裤袋里掏出钱包,从皮包里拿出六百块钱,递给矮个的,谁知他刚把钱拿在手里,就露出狰狞的面孔,恶狠狠地对我说:“才六百吗?我们在里面装了两盒铅弹,一盒两百,再加四百。”
  “不是说要送五十发铅弹的吗?”我这时彻底地明白遇到不法分子了,但因为这是公共场合,我想也不至于就此白刀子进红刀子出的。
  “送的铅弹已经在里面了,那两盒每盒一百发铅弹。在我们这里,每个买枪的都是并买两盒铅弹的,这是我们的规矩。”矮个在和我说话的时候,其他那三人一直站在那里不说话。
  “哪有强制性卖的东西?我不要了。”我以公共场所为保护伞,想用自己胆怯的内心假装着我并不怕他们,微弱地抵抗道。
  “什么?不要了?小子,你敢说不要了?”矮个的凶狠地边说边靠近我用手指在我胸口戳了几下,“你以为你是在农贸市场买菜吗?这是军火,你知道不?我们那么远地冒着危险拿来,你现在买也得买,不买也得买!”
  我被他戳得往后退了两步,靠在墙上。这时,那个所谓的老板走过来,一下从我手里把钱包抢了去,从里面掏出三百块钱,然后把钱包塞在我手里,说:“你没看到我兄弟都生气了吗?识相点吧!四百块钱的铅弹收你三百得了。”
  我没法,整个局面都被人家控制了,没把钱包掏空都算是最好的结局了。
  因为带着这个东西过不了车站检验关口,所以刚才枪还没带来之前我就给那两个家伙说了,要他们负责运送,他们一口答应。说有两个办法,一是我人先走,留下通讯地址,货他们随后想办法寄来。二是我们一起把货拿去给物流公司运送,我拿着寄货单回去等货。我觉得第一个办法不妥,万一他们收了钱以后不给我寄怎么办?所以我选择了第二个方法。他们说其实第一个方法才保险又安全,有很多买家都是这样运作的。但我坚持说我们一起去物流寄货,而且从交易地点到物流公司的这段路程要他们帮着拿,他俩也都答应了。
  这时,我们一起下了楼梯,准备把货拿到物流公司去。矮个的把货塞在我怀里,说:      “现在这是你的货了,你自己拿。”
  我说:“我们刚才都说好了要你们送到物流的。”那老板也向矮个使了个眼神,矮个就抱起货走到前面去了。我跟着其他人走在后面,可是我们在荷花池周围的店铺里找来找去也找不到一家物流公司,一直在一些店面前绕来绕去。我在想这些人是不是想办法金蝉脱壳,拿了钱又拿着货物回去,于是紧跟着他们。最后,在一家店铺前面,矮个的放下货,对我说:“找不到物流了,现在你自己抱走吧!刚才这一段路的运送费是两百块,拿来吧!”
  我瞪大眼睛望着他,理直气壮地说:“刚才都说好了这一段路是你们负责运货的,怎么还有运费?你们做生意也太不讲信用了。怎么这样不讲道理?”
  矮个的又露出凶狠的脸准备再戳我的时候,人高马大的大块头向他使了个眼色,矮个就把货丢在我面前,说:“好,那就这样了,你的货在这里,你自己想办法,我们走了。”然后他们几人就消失在来往的人流中。
  我在想矮个这次怎么来个三百六十度大转变的时候,才发现在我身后一家店铺前,有几个警察正说笑着从那里走来。那几个家伙一看见警察,就像老鼠遇见猫一样溜走了。
  我抱起货物,匆匆忙从几个警察前走过,毕竟手里抱着的是管制枪支,心里噗通噗通地跳,害怕他们会叫我站住,检查我的东西。但这里是购物繁华地区,抱着货物的大有人在,我虽然心虚,却也相信警察他们不会这么神探的。
  我绕过几条街,走到一个偏僻路口,把东西放下,从包着的纸箱边上撕开一个小口,往里看了看,虽然看不清楚,但里面好像还真是一把枪的模样,而且这东西也挺重的,看来里面的东西确实不假。只是跟这些不法分子做交易,实在是危险。
  好不容易找到一家物流公司,我撒谎说这是一些摩托零件,我不好带,请物流帮我托运回去。他们看也没看,就抱到库房里去了。
  然后我就从原路返回,又走到了车站旁的天桥上。天桥上和路边的藏族妇女还是依旧坐在那里,前面摆放着枪支的照片,坐在那里有说有笑,跟我做交易的那个妇女也在其中。我摇摇头,有点惊叹这些妇女,看似简简单单地坐在这里,有谁能会想到她们的背后还有如此群体性恶劣性的后盾呢?
  回来一个多星期后,我接到了物流公司打来的电话,说是我的货物已经到了,叫我赶快去取。但是这个物流只到一百多公里外的另一个地方,不能直接送到我所在之地。我到那个地方去拿的话,如果坐客运车,那还要过检验口。到时候东西被没收不说,我还可能被关进去,要自己租车去拿的话,租车费太高,不划算。而且这东西拿回来之后还是一个危险品,被人看到了也不行,自己当初去买也只是因为好奇成都车站天桥上那些神秘的交易,并不真想要它,所以我决定放弃不要了。
  我最终没能看到自己所购买的东西,而且还把手机关了两个星期,远离危险物品,让物流无处联系我。让他们自己想办法解决处理。我虽然未能看到自己花钱买的枪支,但是成都车站天桥边上藏族妇女面前的枪支图片的交易方式,我终于明白。

 

感动 同情 无聊 愤怒 搞笑 难过 高兴 路过
更多
[打印文章] [添加收藏]