散文百家

表弟

文章来源:市文联 作者:陈德洪 发布时间:2013年05月27日 点击数: 字号:

  初春的二月下旬,天气阴沉,寒风吹着,小雨将伤感飘落到心上。接到双流县打来的电话,得知与表弟已经阴阳相隔。
  妻子与几个亲戚一同去了表弟打工的那家餐馆,与老板磋商赔偿事宜。经过四天的据理力争,最终议定赔偿数额。那几天成都平原也在下雨,通往火化场的路泥泞不堪。火焰洗礼后的表弟,在异乡的土地上长眠。他在世间的一切痛苦和不幸都随骨灰一起埋葬。
  表弟是妻子的满孃(当地对小姨的称呼)的儿子,一辈子没有活舒坦过。小时候,满孃在乡下教书,姑父在县城工作。表弟让保姆带着。处在懵懂期的表弟难免跳皮,保姆一时疏于看管,表弟从一层楼高的水泥楼梯上滚下来,头部受到碰撞,智力上留下了损伤的痕迹,影响了他的一生。读初中时,血气方刚,以朋友义气,偶尔和别人一道打群架。以致于毕业的当年征兵时,有人去武装部说二话。表弟没有沾染油嘴滑舌、虚情假意、阿谀势利、奸诈阴险的世俗气,他为人实在,踏实做事。在陕西省大荔县的部队服役期间,得到上级领导的信任,三年里,由新兵干到连里的司务长。退役回来,被分配到粮油加工厂。上个世纪九十年代初,加工厂还经营得起走。除了榨桐油、菜油,还生产面条。厂里把他安排在面条车间。有一段时间,加班加点地生产,他从早上干到晚上,一身面粉表白辛苦,一身疲惫暗淡了气色。每天都负着劳累回家。这样的工作没持续多久,加工厂全面停产。开始还发了些生活费,后来,生活费也发不起了。满孃为了让他学好一门手艺,不得以撇下退休的姑父,将他送到西昌学厨师。满孃不放心,租房住下照管他。妻子的大哥去看满孃,房里的被盖不够,满孃叫表弟去拿。表弟看到自己的被盖另外一个男学徒盖着,一时火起,说出不好听的话。两人打了起来。被盖拿回去了,表弟的鼻梁被打弯了,后来一直都是那样。在此期间,姑父一个人在家,得了病,挨着里侧的院门死了几天,才被发现。大热天里,状况不忍看。为此,满孃还挨了妻子的幺爸骂,她有苦难言。
  学成回来,表弟无所事事,心情很灰暗。他对我说,金沙江没有盖子,那天没法活了,就跳下去。我听了不免在心里叹息。
  粮油加工厂破产。满孃费力将表弟挂在别的公司,接下来,四处求人,说干了嘴,跑大了脚,在某些领导面前流过不只一次泪。
  表弟到了效益可以的单位,安排在学有所长的岗位。当时有人臊他说,他们单位去了个傻子。满孃不服气。她说,在部队能干司务长,证明他不傻。她嘱咐表弟要好好工作。表弟也尽心地上班。在网虫大量繁衍的酷派里,表弟也想跟上时代的脚步,到网吧上网,整夜整夜的不归。满孃担心他出意外,深更半夜到街上去找。有一次,表弟下了班没有回去,满孃打电话叫我帮她找。她说表弟经常去“雄风”网吧。我到那里逐个看上网的人,当中没有他。我又找了几个网吧,仍然没有找到他。没过多久,我在街上遇到他,他说他去网吧学电脑。满孃在我面前说,他不节约来存点钱,把工资花在网吧里了。表弟不进网吧了,却又滥上了酒。发了工资总是一个人去馆子里或烧烤摊上吃,经常在晚上十一二点钟才醉熏熏的回家。满孃说他,他不听,还与满孃顶嘴。满孃伤透了心。她说自己低三下四、求爹爹告奶奶的给表弟弄了个稳定的工作,本以为从此就少操心了,结果他不争气,唱了一出又一出的闹心戏。一天晚上十点过钟,接到一个电话说,表弟在餐馆肇事。我和妻子赶到那里,老板对我们说,他一个人来吃火锅,他们的生意忙,没有同意。表弟却硬要吃,纠缠不走。要不是看在朋友面子上,早就对他不客气了。我们只好说些道歉话。表弟一身酒气,吃不成火锅,又到附近的烧烤店烤牛蹄子。我们怎么劝,他都不走。他说自己被人瞧不起,就是这个样子,叫我们别管他。我们一心要他回家,又说了一些话。他冒起火来,把烤熟的牛蹄子摔了。看到劝不了他,我们只得回转。
  表弟与同事处不好,被换到另外的岗位。在新环境里又和不来。表弟生气,不去上班。闲着只能领生活费。五百元里扣了这样那样,实际领得到一百多元。在家里也不消停,时常与满孃闹别扭。满孃病多,退休工资中有好大一部分用于治疗。表弟是个大男子,不能啃老下去。他只好到外面去找事做,维持生活。在双流的餐馆里干了一年多的活,包吃包住,每月工资一千五百元。单位叫他回去上班,他不去,仍然在那里打工。哪知竟死于感冒引起的并发症。
  满孃最初不愿给表弟找女朋友,说他那个样子,只有害了人家姑娘。后来改变了想法,满孃在妻子面前说,某某姑娘可以,想介绍给表弟,不知道人家愿不愿意。满孃为他张罗女朋友。他说,像他这样脑筋不够用的人,没有人喜欢,说不定哪天跳金沙江。不同意处对象。满孃只好作罢。以至于表弟直到离世也是单身。
  表弟活着的时候,希望得到别人的理解和尊重,这是人之常情。因为他的言行举止不符合俗定的规范,被人看作脑袋里缺根弦。不管他怎样努力,得到的都是白眼和鄙薄,造成了对他人的抵触心理。作为一个男人,连平常的对待都得不到,窝窝囊囊的活着,失败和悲伤无人怜悯。可以说大海般的凄楚溺得他到了窒息的程度,其景况够呛人的。
  在我们这个社会,从众被附会为合群,跟风被追捧为时尚,善于同流合污或者趋炎附势被称赞为识时务。倔犟的表弟被视为异类,走在别人的轻蔑里,走到了尽头的四十岁。积累的抑郁和愤怒随他飞灰烟灭。
  天堂里没有漏习,没有歪理,没有歧视。有的是互敬互爱、和睦安康。但愿你在那里过开心。

 

感动 同情 无聊 愤怒 搞笑 难过 高兴 路过
更多
[打印文章] [添加收藏]