散文百家

瑶山那片绿

文章来源:市文联 作者:市文联 发布时间:2018年08月15日 点击数: 字号:

    三十六年时光,每天都与我擦肩而过。我欲细数带走了多少日出日落,刚一曲指,光阴全从指缝间滑落。人说“今日复明日,明日何其多”。是的,明日太阳依旧会从东方升起,直到地老天荒。而人生命的终程,却日复一日地减少,最终划成一个句号。于是乎,无论古人今人都哀叹人生苦短,有如流星瞬间的陨落。我常在繁星临空的夜晚,看着流星划过天际拖曳出的尾光,心中暗忖:星体消失时,可以有惊天的一瞥,而在世间的人,多数的芸芸众生,在离开人世时,是不会留下什么轰动。一个人要是能在生命的终极之前,回忆自己的一生,有几件长留人间的事情,也足以告慰平生。
    尤其是我这样碌碌无为的人,几十年往事的碎片轻飘飘的,被如流的岁月冲得了无痕迹。唯一能慰藉我心的,就是小城外那瑶山的一片葱绿。
    瑶山是泸山的余脉,它一侧垂下海河边,与城市的千楼万厦浑然一体;另一侧蜿蜒至袁家山,嘎然而止,遁入安宁河平原不见踪影。泸山青翠的丛林和重重庙宇,与山下碧绿的邛池水相映成趣,成了川西南的名胜。而那时的瑶山,就没有泸山光鲜体面,成团成块的黄土,在向着苍天叹息;坡上稀疏的树木,被风摇曳着宛若秃子的头发,东飘西扭丑不可言,真是大煞小城的风景。如今,瑶山是满目葱翠,常年居住在小城中的许多人,抬眼看见它,乘车路过它,总以为这是上苍的眷顾,天赐的美景,因此,毫不介意它的存在,更不会去追溯山上这片葱绿的来龙去脉。古人说:前人植树,后人乘凉。但在树下乘凉的人,又有几多去缅怀种树的人呢?
    其实瑶山那片绿,是人力,非天成,说来话长咧。
    那是八十年代初期,“三一二”植树节之后,小城雨季来临的前夕,我和成百上千的造林大军,扛着锄头,拿着铁锹、钢钎,向着瑶山上爬去,一场植树造林的群众运动就此揭开序幕。霎时间。原来裸露的黄土地上,人声鼎沸,锄头翻飞,人影晃动。挖坑、播种、覆土,人们把美好的希望遍布在瑶山的坡上。
雨季到来,点播在土坑内的云南松种子绽露出嫩芽,希望 在萌生在成长。为改变瑶山面貌的人们,企盼着树苗长大成林,像泸山一样也成这座小城的一道风景。
    然而,好愿望 的实现,并不全是一帆风顺。雨季过后,旱季如期 而至,小城的天空,天天都是红日当顶,强烈的阳光不断地在给土地升温。几个月下来,没承受着半滴雨露的苗坑内,稚嫩的幼苗在慢慢地枯萎、死去。人们洒下的汗水,结果是白费了功夫。
    失败让希望破灭,而希望又是人们心灵最美好的愿景,它必将继续点燃一盏智慧之灯,使人们走出失败的阴影,通向光明的胜利。希望之光,定会让不肯低首命运的人,产生百折不挠的勇气。
    人们从失败中在分析原因,寻找着对策。头年破土的幼苗,尚未“木质化”之前,是无法承受长时间烈日的烘烤,干燥的土 地不能保证幼苗的成活。“点播”这种造林方式不适应瑶山的地理环境。
    于是乎,一套新的造林方案被采纳。在瑶山的下半部栽植洋槐,发挥它根系发达来减少水土的流失,蓄留住土 壤中的水份。选择耐干旱的柏树种,用营养袋育苗,让柏树幼苗在袋中达到“木质化”后再移植在山上的坑中。
    按照这套方案逐步实施,几年后,从前裸露的黄土地渐渐地在消失,翠绿的影子在不断地扩大着范围。用此方法,在瑶山上又种下了青松。十几年过去了,放眼望去,泸山和瑶山已连成为一片绿色的整体,毫不碍眼,看着十分舒服。
    人生最高兴的事,莫过于付出有了回报,希望 得到实现。每当从远处看见瑶山那片绿,我心就会生出一种不同寻常的感觉,如同农夫从播种、到插秧、到耕耘,最后望着那一片沉甸甸的收获,眼角眉稍都 含笑的快意。当我临近瑶山或从山下走过时,风从林间吹来,呼吸着饱含绿韵的清新气息,再驻足聆听那风拍林梢传来轻轻的涛声,心中如饮甘露那般地快乐。
    古人常说,修桥补路、植树造 林是积功德,是遗泽后世。四川剑阁的翠云廊,汉时张飞种下的柏树,至今还给行人无限的绿荫。宋时的苏东坡,在西湖筑堤植柳,千年的苏堤,为杭州增添一段人人称颂的佳话。难怪民间有句口头禅:给儿孙留座金山银山,不如留座青山。是的,金山银山挖一点少一点,青山不遭天灾人祸,能造福千秋万代。
    瑶山绿了,再不是从前难看的“癞头”。瑶山绿了,是小城人的福气。人们企盼居住的环境或是生活的城市,有蓝天白云,有青山绿水,有四时花香,房屋被绿树掩映,林间有百鸟常鸣。我去过江西的新余,入城便有四个醒目大字:森林城市。这既是上级政府对这座城市 环境的肯定,也是当地人幸福指数的极大提升。重庆人决心要建 “森林城市”,不仅把南山、鹅岭、歌乐山、缙云山等大山小岭全由林木覆盖,而且要楼房向高空延伸,留 出土地来打造 花园绿地。从前红岩村、化龙桥一带,全是密密麻麻的矮屋,可如今是绿树丛中,幢幢高楼林立,这是重庆人决心的最好见证。瑶山的绿化,表明了小城人迈出了向幸福进发的步履。
    今天,我把旧事从提,并不是刻意要怀旧,是想说:我只是绿化瑶山成百上千中的一介庶民,但能在有生之年,做点公益事情,或许这也是一件百代不朽的事业。
    一个人做点好事,毋需要人铭记,更用不着有人感恩。我也曾试图让流年的岁月将它淡忘,但瑶山的绿已注入我的生命,成为我永久的追忆。

感动 同情 无聊 愤怒 搞笑 难过 高兴 路过
更多
[打印文章] [添加收藏]